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希灵帝国_ 第三百九十八章 惬意-

时间:2021-06-19 17:3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远瞳小说希灵帝国 第三百九十八章 惬意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天地间一片寂静,仿佛空气都因珊多拉的一席话而被惊至无法发声,我已经可以感觉到,整个灵魂世界都在因某女的八卦而分崩离析。

    技术宅拯救世界,八卦女毁灭时空,古人诚不欺我……话说我这乱七八糟地都在说什么呢?

    真的没想到,面前这个疯狂地想要为自己昔日的家园和同胞复仇的艾华斯,原来会是如此的来历——整个种族的复仇执念,凝聚起来竟然强大如斯,这个发光体(请原谅我用了这个形容词),她上百万年的筹划,原来仅仅是因为别人强加给她的记忆吗?

    而且她还欣然接受了这样的命运……

    另外在此对亚雷斯塔的爱情历程表示惊叹——丫真是太无界限了。

    好吧好吧,我承认,一个拥有贴身幽灵女仆和粘人呆萌天使的人是最没资格说这句话的……

    “你懂什么……”艾华斯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浑身的光芒明灭不定,“你们这些毫无感情的战争机器懂什么……我们的仇恨,我们整个种族都被你屠杀掉了啊你连我们的家园,我们整个星系都没放过就仅仅因为我们受到了感染?哪怕这经历是虚假的,哪怕我本身都是虚假的,那又如何?我存在的唯一意义就是杀掉你,除此之外……”

    “但是不管怎样,你在此刻还是维持着亚雷斯塔妻子的这幅容貌,”珊多拉淡淡地说道,却每个字都让艾华斯身上的光芒一阵闪烁,“是想以他妻子的身份在这里死去吧?因为从一开始你就知道,自己的复仇多半是不会成功的。”

    “你胡说什么……亚雷斯塔……那个蠢货……他只是我完善这个灵魂世界的棋子而已,我早就切断了他的生命维持装置……”

    艾华斯断断续续地说着,由于身体的极度虚弱,现在她连开口都仿佛耗尽了全身的力气。

    “所以你是个傲娇,”珊多拉果断地点头,“你只是想死后还能和亚雷斯塔永远在一起而已,你们艾沃森人最信这个,没错,你是——傲娇”

    这一瞬间,我仿佛感觉到无数道锐利的目光穿透了位面之间的屏障,小刀子一般聚焦在我的身上。

    我认错,我有罪,我忏悔,将高贵骄傲的希灵女王调教成这样的我真是罪大恶极啊orz

    不过现在的艾华斯恐怕已经没有机会再反驳珊多拉的话语了吧,肉眼可见的,她的身体正在迅速黯淡下去。

    先是灵魂世界被我一把火烧了个干净,然后自己的灵魂本源又被珊多拉给切成了碎片,还能坚持着和珊多拉嘴炮到现在,这本身已经是个奇迹,可惜这一刻,信仰春哥的圣斗士们那不死的光芒没有继续笼罩艾华斯,她开始消散了。

    星星点点的荧光从那具已经支离破碎的身体上散发出来,每一秒钟,艾华斯的身影都会更加暗淡一分。

    珊多拉和我慢慢走到了对方面前:“艾华斯,艾沃森最后一个反抗帝国的战士,你已经忠实地守护了自己的使命,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此刻的艾华斯已经仅剩下一个模糊不清的上半身,她仰面躺在故乡的土地上,逐渐暗淡的瞳仁中倒映着被帝**烧焦的天空。

    “我已经……尽职了……”

    这就是最后一个艾沃森人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几秒种后,整个世界轰然倒塌。

    熟悉的夕阳西下,学园都市的街道被余晖染成了一片金红,让我忍不住想起了刚刚看到的,那艾沃森母星死气沉沉的天空。

    面前的仍然是亚雷斯塔藏身的那座黑色建筑,没有一丝灯光和声响,没有任何门窗存在,我很早以前就说过它像一座坟墓,现在,它真的变成坟墓了。

    “亚雷斯塔应该已经死掉了吧,作为能量学的大师,艾华斯不会让这里面的生命维持装置多运行一秒钟的。”

    抚摸着黑色建筑那冰冷的外墙,珊多拉语气中颇有几分感叹。

    “明明就在身边,却到死都要被分割在两个世界,”我深呼吸了一口熟悉的地球空气,“这真是……太糟糕了……”

    “阿俊,没想到你也有感性的时候呢,”珊多拉转过头来,冲我呲呲牙,“不过现在,一切终于结束了——艾沃森是在今天才灭亡的。”

    “怎么?心里不好受?”

    感觉到内心深处共享到的那种淡淡的失落和迷茫,我几乎没经大脑地脱口而出。

    “有点吧……”珊多拉叹了口气,“阿俊,你说过去我是不是做错了?假如当时我再等等,或许真的能找到别的办法……”

    “傻丫头,”我不轻不重地在珊多拉脑袋上敲了一记,“即使时光倒流,你真的就能有别的办法?艾华斯的悲剧并不是你造成的。”

    珊多拉海蓝色的大眼睛中倒映着遥远的夕阳,浮着一片金色的光晕,良久她才释然地笑笑:“也是,没想到我也会感叹这些事情,真的要叹息这些的话,恐怕我以后什么也不用干了——消灭深渊,本来就是毫无疑问的事情呢。”

    话说当年你到底干掉了多少种族啊丫头?

    “只是没想到传说级的亚雷斯塔竟然会用这种方式落幕。”

    我回过头去,看着晚霞余晖中如同墓碑般死寂的黑色建筑,曾经站立于科学侧力量顶峰,对抗着整个魔法侧势力的风云人物亚雷斯塔,竟然就这么死掉了,死在一个艾沃森生命体那扭曲的“爱情”下,如此憋屈,甚至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最后一刻的挣扎。

    “如此戏剧化的发展,真的谁也没想到。”

    珊多拉在旁边点头:“恩,恐怕连作者也没想到……啊痛”

    我收回在珊多拉脑袋上的手刀,才将现在最应该头疼的事情说了出来:“亚雷斯塔死的倒是干脆,但是咱们还有的头疼啊——老狐狸死后的真空怎么填补?”

    这就是为什么我始终没有干掉那个让人讨厌的管子男,他的位置和作用太重要了,在这世界暗层面的势力对抗中,他占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仅有两百万人的科学之都学园都市能够对抗数亿人的魔法侧庞然大物,绝大部分都应该归功于亚雷斯塔这个老狐狸的手段,但现在这老小子却突然挂掉了,后续而来的,恐怕是对整个科学侧的毁灭性冲击。

    相比而言,虽然魔法侧那边有个罗拉和我们关系还算亲近,但我更喜欢科学侧一点,因此如何在亚雷斯塔死后还能保护现在世界上两个势力之间的微妙平衡就显得很重要——我们总不可能留在这里吧?

    而且都市外部的威胁还是其一,学园都市里面错综复杂的势力同样不可忽视,统括理事会和黑暗面的各种力量从来就没有安分过,那些总想着成为棋手的人对身为棋子的日子早就受够了,亚雷斯塔死掉之后,这些势力会不会立刻造反?

    但是很明显,珊多拉对我的担忧相当没感觉,或者说,她压根就不会让自己的脑细胞在这种势力间的微妙调节上浪费哪怕半个,对于从来不存在政治纷争的希灵使徒,尤其是他们的统治者而言,这问题实在是太遥远了……

    不管是珊多拉还是潘多拉,甚至是阿赖耶那个乖宝宝,她们对待外人的逻辑一向都是要不服从,要不干掉,除此之外,别无二法。

    亚雷斯塔的死亡暂时还不会对外公开,我最终决定暂时回到研究所去,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姐姐大人,同时也看看希尔维亚的情况,虽然当初在她灵魂中动手脚的艾华斯已经死掉了,但她的自我崩溃过程是否能被终止还要看阿赖耶的努力。

    从时间上看的话,现在应该已经结束了吧,学园都市还在,天上也没往下掉宇宙战舰的残骸,这次危机总算结束了。

    果然,没过一会,在我的意识海深处便传来了浅浅和姐姐大人她们的精神连接。

    “阿俊?阿俊太好了,终于连接上了”

    这是浅浅的声音。

    “刚才你们的精神连接突然消失,就连蝎子们也从指挥链路中脱离出来,真是让我们担心死了,要不是从林雪那里确认你们会平安归来,我们都要出动军队了。”

    这是姐姐大人的声音——话说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讨论出动军队的事情真的没问题吗?姐姐大人你不会也感染了名为潘多拉病毒的某种可疑东西吧?

    “姐,希尔维亚的情况怎么样?”

    我一边和珊多拉往研究所的方向赶去,一边通过精神连接问道。

    “谢天谢地,已经醒了,那个慢悠悠的丫头正陪着维斯卡说话呢。”

    “阿赖耶呢?”

    “睡觉去了,”姐姐的声音中带着努力压制的笑意,“她是自己梦游着出去的,一开始我们还以为她丢了……”

    无语地挂断了和姐姐她们的精神连接,心中总算感到一阵轻松。

    真惬意啊,危机解除之后的悠闲时刻——

    迎着因联合舰队的模拟光照而呈现出玫瑰红的灿烂晚霞,呼吸着褪去了一天燥热的微凉空气,舒舒服服地靠坐在……

    恩,靠坐在四平八稳的小蝎子甲壳上……

    话说我是怎么想到这个天才的主意的?

    “长官……请不要乱动好吗?”维嘉尴尬的声音近在咫尺地传来,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一贯以冷艳御姐形象出现的蝎子会用这种带着一丝羞怯和犹豫的语气说话,“尾巴还要掌握平衡呢。”

    没错,这就是本天才突发奇想的结果,名为小蝎子一号的便捷式观光车,你别说,除了合金甲壳坐上去感觉有点硬之外,这种坐在装甲蝎背甲上游览城市的感觉,跟骑在马上徜徉草原简直是一样的享受嘛

    当时看着维嘉宽大平整的蝎子甲壳,我就突发奇想了这么个主意,原本只是开玩笑地随口一说,结果没想到维嘉仅仅略微犹豫了一下便走过来俯下了身子,一问之下,敢情装甲蝎们平常还真有驮东西的习惯

    只不过一般情况下都是驮着各种外挂式的插件装备(她们的甲壳下隐藏着各种通用型的装备插槽,在紧急情况下一只装甲蝎甚至可以被改装成陆战坦克之类的武器平台,当然,就这些冷兵器发烧友个人而言,她们可不太喜欢在甲壳上装个几十联装的导弹发射器),而现在要驮的人变成了自己的两位长官而已。

    和人类的观点不同,蝎子们可不会认为被自己的长官临时抽调为“坐骑”有什么不好的,在维嘉身旁的几只蝎子甚至对她们的指挥官露出了一丝羡慕的神色,更是对某个被珊多拉随机选中的装甲蝎露出了赤果果的羡慕嫉妒恨。

    这一路上,自然是吸引了目光无数——地球人可绝对想不到外星士兵们的闲暇生活竟然会这么充满乐趣。

    “啊是所长哥哥”

    在临近研究所的时候,我们竟然意外遇到了一个人,正领着几名风纪委员样的学生和两个希灵大兵貌似闲逛的佐天泪子。

    “呦泪子。”

    我乐呵呵地跟对方摇手招呼,一边在维嘉的壳(……)上轻轻敲了一下,蝎子小队随之整齐地停了下来。

    一众风纪委员和远处行人淡定围观中。

    “哈啊,维嘉姐姐,你怎么……”

    泪子满脸都是八卦的表情,凑上来绕着担任坐骑的蝎子姐转了一圈后问道,一边还好奇地上下打量着我。

    “哥哥真是恶趣味啊~~~”

    话说你这不安分的家伙刚才究竟脑补了些什么啊混蛋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我从维嘉背上跳下来,一边打量着不远处的几名风纪委员一边随口问道,而被我打量的几个人则带着七分敬畏三分憧憬的混合表情不住地打量着威猛的蝎子小队,在这些正处于好奇心最旺盛年纪的学生们看来,这些造型剽悍拉风的蝎子兵可比某个顶着凡人脸的帝国元首有看头多了。

    从刚才看到的情况分析,貌似这几个风纪委员是泪子的手下之类?

    “哈哈,是巡逻啊,巡逻,”泪子开朗地哈哈笑着,“因为学园都市里有少部分能力者受到了‘异种阴谋论’的煽动,呈现出了不安分的迹象,所以风纪委员们的日常工作也紧张了起来,我的能力和身份曝光之后也被黑子给强行拉了过来帮忙,第七学区的风纪委员总部甚至还专门成立了一个特殊行动组来配合我哦,这几个前辈都是我和黑子的同学,今天正好巡逻的时候遇到,就一起行动了呢。”

    泪子脸上似乎还有一丝疲惫之色,很明显,这种需要劳心费力的工作并不像她表现的那样轻松,不过黑发少女的脸上却始终带着开心的笑容,看来终于能凭着自己的力量成为一个对朋友们有用的人让她相当高兴呢。

    至于对方所说的学园都市里存在的“异种阴谋论”者,这个我早就知道了,头疼归头疼,但他们归根结底还都是些普通的平民(在帝**眼中)而已,只是精神有点过于紧张了,动用正规军或让学园都市高层直接进行言论禁止都不是什么明智之举,现在看来,还真的只有泪子这样兼具帝国指挥官和学园都市学生双重身份的人才适合正面插手,怪不得珊多拉要将学园都市内安民部队的指挥权交到泪子手上。

    想到这里,我笑着对珊多拉点了点头,却引来后者困惑的目光回应。

    好吧,或许这个懒得思考鸡毛蒜皮小事的女王陛下仅仅是随便从学园都市里找了个认识的人而已……

    作别了偶遇的泪子众,我们总算回到了研究所中。

    仅仅出去一下午,感觉好像经历了很多事情呢。

    尤其是艾沃森种族的出现,现在想起来还是有些沉甸甸的感觉。

    不过暂时将那些令人烦心的事情放在脑后,我先去探望了已经“痊愈”的希尔维亚。

    维斯卡自从对方醒来之后就一直陪在她身边,看到我出现,立刻欢呼着扑了上来,一边开心地叫着:“哥哥哥哥希尔维亚姐姐醒了哦~~~”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一直习惯叫对方贝拉维拉姐姐而改不了口,现在对这个新名字却已经很熟悉了。

    我笑着拍了拍不断跳上来的维斯卡的小脑袋,这小丫头的活跃不用这种方法根本就压制不下来,有时候哄着闹腾的维斯卡我还真是有点怀念潘多拉的安静了。

    “啊——是所长先生呢——”

    软绵绵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一下子连活泼的维斯卡都不由自主地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希尔维亚的说话方式杀伤力真是太强大了……

    “希尔维亚,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我在希尔维亚的病床边坐下,感觉上,对方身上的能量波动现在已经完全趋于平静了。

    “已经没问题了~~~”希尔维亚慢慢地说道,一边笑着摸摸自己的头发,“没想到会因为低血糖而晕倒呢——果然应该补充糖分和维生素哦……”

    面前这家伙真是太好骗了我敢打赌浅浅给她编理由的时候连一秒钟都没用

    跟对方交谈了几句,我发现这个反应迟钝的家伙竟然直到现在还对自己身边奇奇怪怪的人和事没有一点违和感,完全怡然自得地享受着在研究所中可以吃白饭的幸福生活,甚至都没意识到天空那红色的光幕有不正常的地方,这个从来不看电视不上网甚至不出门的低成本易饲养的家伙甚至还不知道外太空陨石雨的存在

    贝拉维拉啊贝拉维拉,当初你到底是遭遇了什么惨绝人寰的灾难啊……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